寻找二战最后战场报道之二:发现的手榴弹是哪国的?当这篇文章准备完毕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绥芬河,待到在这家乌克兰风格的餐厅吃完了晚餐,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钟。

从北京出发的考察队员在29日晚间抵达牡丹江机场(自左至右为黄东晓中校,沈克尼大校)

“寻找二战最后战场”的跨媒体报道今天开始全面展开.我们即将考察的第一个点便是被称之为满洲国东大门的绥芬河天长山要塞。这是日军自1935年开始经营的重要筑垒防御阵地,也是抗联对日军最后一战的发生地。

在大部队登上天长山之前,由安然队长率领的前方人员已经进行了一次对考察地的预考.这次预考出动了包括指挥车,摩托车在内的车队。后方的朋友难免质疑,为一次考察出动如此规模的先头部队,是否值得。

现在考察即将开始,可以向大家披露一个秘密了。就在考察之前,我们的考察队员在现场进行了解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件奇特的“礼物”。

这就是此物的原形

我们判断,这是一颗完整的手榴弹,带有明显的二战时代特征,但无法判断它属于哪个国家的遗物。有些朋友认为这可能是天长山日本守军留下的武器,但又没有根据。为此,前方人员迅速将此发现告知给正在途中的沈克尼先生,这位军史专家是预备役工兵大校,所以,向他请教大家认为或有收获。

沈克尼大校

这个消息传到沈先生那里的时候,十分钟后沈先生立即发回了一幅日军十年式手榴弹和九一式手榴弹的照片,询问是否此品种。

这两种手榴弹是二战中日军此类武器中的最常用型号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前方向后方发回了所发现手榴弹的照片。

一分钟后,沈克尼先生便将其辨认出来– 这是一枚当年苏军1933年式手榴弹,这是一枚防御式手榴弹。与一般手榴弹相比,它多了一层“外套”,可以产生更多破片,其杀伤力更大。沈先生解释,所谓防御式手榴弹,通常杀伤威力更大,通常是在隐蔽物后投掷,如堑壕,隐蔽部等。而与之相对的进攻式手榴弹杀伤范围较小,这是与进攻方通常在投弹后随弹墓跃进冲击有关,适用于进攻作战中的使用。《兵器》杂志社原高级编辑白孟晨先生补充这种手榴弹在苏军中的编号为RGD-33,不带“外套”时是一种攻防两用手榴弹。

“1933”式手榴弹解剖图

这种手榴弹的结构颇为复杂,不是采用我国常见的拉环式引爆方式,而是在弹柄一侧有一特殊发火装置,通过击针结构引爆。

苏军防御1式和攻42式手榴弹

把手榴弹分为攻防两种,是苏军的做法。除1933年式手榴弹之外,苏军还有攻42式,防御1式等型号的手榴弹。我军的步兵手榴弹,如六七式则是攻防两用手榴弹,杀伤力适中,吸取了两种手榴弹的优长。

我军67式手榴弹

对于这颗手榴弹的来历,沈克尼先生推测是苏军进攻天长山作战中遗留的武器。那么,一颗防御型的手榴弹,怎么会出现在进攻作战的战场上呢?沈先生推测,天长山日军阵地比较坚固,苏军使用它主要是用这种大威力的手榴弹破坏日军的永备工事,以杀伤工事中的日军人员。而且,根据沈先生对此弹外观的分析,不排除这颗手榴弹时隔七十年仍有危险的可能性。

沈先生对这颗手榴弹颇感兴趣,因为这是他在历次考察中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威力苏军手榴弹的实物。

在天长山附近发现的部分苏日两军武器残件

在天长山上,此前也曾发现各种遗留的战争物资和装备,这颗发现的手榴弹目前已经留在了公安机关,可以放心不会有危险了。但这样意外的“礼物”,也使我们的考察队和支持部门对即将进行的工作有了更加清醒和谨慎的认识。这也是当地驻军出动人员,利用训练之机协助考察队进行预先“扫雷”的缘故。所幸的是,在预考之中,没有再发现类似可疑的“危险品”,这样,考察才能够按照计划进行下去。

不过,大家对于即将面临的工作,又增加了一分新的小心。

到达绥芬河的沈克尼,萨苏,黄东晓

乌克兰风格的餐厅

当这篇文章准备完毕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绥芬河,待到在这家乌克兰风格的餐厅吃完了晚餐,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钟。

上一篇:上一篇:开国上将趣闻:1949年何人亲率部队解放自己的家乡 下一篇:下一篇:寻找二战最后战场报道之一:“坦克开路”的二战考察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棋牌游戏送现金20元更多>>

黄金:一分钟崩跌超10美元 逾16亿美元合约成交

北京时间16时左右,现货黄金闪崩,一分钟跳水超过10美元,最低跌至1240.50美元/盎司,创下5月16日以来的最低水平!(现货黄金10分钟走势图)据数据显示,COMEX最活跃8月黄金期货合约在北京时...[详细]